聚賢樓小說網 > 霍先生結婚吧 > 1073章 感性的阿檸……一
    風千檸心底忽然輕顫了一下,看著這個樣子的他,想著剛才的一幕幕,之前的一幕幕,她竟然有些難以言明的感動起來,竟然也會覺得有點想哭的沖動……

    這種沖動跟當初她剛剛確定跟他領證的時候,那種無喜無悲的感覺不太相同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覺得自己很茫然,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,她真的是在心里哭過的,遺憾自己這輩子大概是永遠不能跟自己深愛的人結婚了,而他也未必是娶了自己深愛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可是,現在……

    她竟然能這么平靜的去回憶著他們兩人經歷的點點滴滴,結婚后的磨合,他的寵護和妥協,她漸漸的就覺得自己好像無意中撿到了寶貝,遇對了人,總是覺得有種小幸福的感覺……

    所以,想起這些,突然就覺得想哭了……

    風千檸吸了吸鼻子,忽然伸手拉過他的手,睜著星眸默默的看著他,然后也悄然低頭,在他手背落下了一個吻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柔軟的溫熱感讓霍靖北有些驚訝,緩緩睜開了黑眸,默然看向她,迎上的,卻是她那溫柔如春水般的眸子,那眼睛里,凝聚著的,全部是他的身影——

    他,似乎也是第一次能這么清楚的從她的眼睛里捕捉到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僵了一下,好一會兒,才低下目光看了看被她拉著的手,淡漠的唇線輕抿著,靜靜的注視著她許久,終于再也忍不住的俯身過去……

    “霍先生,為什么你會對我這么好?你會一直這樣嗎?要是以后我身材變形了,容顏不再,你會不會就不這樣了?你當初說看上我,就是因為我長得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風千檸迎著他著目光,竟然是有緊張起來,非要想從他口中聽到他的在乎,非要想到聽到他對她一定是存在著一種無法逃離的執念,她才覺得心里舒坦放心……

    霍靖北看著她這慌亂的樣子,禁不住低笑了一聲,有些閑適的偏著頭默默的看著她,另一只大手則是輕輕的揉了揉她的腦袋——

    “麻瓜,怎么總問這些傻氣的問題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想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她挪動了一下身子,往他耳邊湊了去,幽幽的跟他開口,然而,那聲音居然有種淡淡的脆弱感——

    “霍先生……我愛你,你知道嗎?我愛你……我每次想跟你說的時候,總覺得自己有點想哭的感覺,我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聽說,當你確定自己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這心里就會變得異常的脆弱,有的時候想他的時候,都會想哭,看到他的時候,都覺得自己脆弱得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“你愛不愛我……你說……”

    風千檸吸了吸鼻子,拉著他手,又這么問道。

    霍靖北那深邃如海的眼眸瞬間就變得深沉了起來,那里面凝聚的黑色漩渦柔和得似乎能直接把他懷里的女人給淹沒了,然而,他只是低笑了一聲,許久之后才在她唇上輕啄了一下,合上眼眸輕點了一下頭。

    他當然愛她,如果不是因為愛,又哪里來的那么多的執念,哪里來的那么多的心甘情愿?

    只是,到他這個時候,卻不愿總把這些掛在嘴邊了。

    然而,剛才聽到她說愛的時候,他的那顆冰冷的心瞬間就被捂熱了,胸口的溫度讓他感覺到一種難以言明的溫暖。

    他是一個從小就缺少溫度的人,曾經有過希翼,漸漸的,他就不敢再有了。

    后來,也幸虧是遇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等孩子生下來,你不能嫌棄我。你不能讓我吃醋,你不能感覺孩子比我還重要,你還不能嫌棄我脾氣不好……因為我感覺我耐心不太好,會暴躁的,你要容忍我,還有開導我,配合我……”

    風千檸抓著他,張著嘴巴輕輕的咬著他的手,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都是得了生產恐懼癥了?什么時候,寶寶還重要了?之前不還信誓旦旦的,想多生一個嗎?”

    霍靖北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好像也是……寶寶怎么能不重要?當然重要,但是,我就是說,反正在你心里,我比較重要。”

    她霸氣的宣布了自己的主權。

    霍靖北笑了笑——

    這正中他的下懷了!

    反正他也真的不覺得,還有誰能讓他這么花心思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孩子,那也得靠后,反正也是順帶的福氣吧。

    就算以后生的是跟她一樣的女兒,那也不能讓她去跟女兒爭寵吧?

    什么上輩子的情人,他上輩子一定沒有情人,就算是真的有情人,那也只能是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倆當然還是說了一陣子,后面風千檸才感覺到困,然后沉沉的睡去了。

    霍靖北小心的下了床,離開休息室,又繼續忙碌了起來。

    年底的工作當然是很繁忙的,這兩天一些業績報告也陸續的匯報回來了。

    今年的一切都很順利,業績比預期也好很多,工程的進展也很不錯,甚至明年的路子也已經鋪得坦蕩了,就算他們明后兩年沒有什么開發的進展,公司也是盈利不錯的。

    霍靖北對這個成果感到挺滿意、

    大概,也真的是如她所說的。

    她旺夫……

    不,是旺他,只旺他一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于這邊的和諧安寧,蘇宅這邊,風凌澈跟蘇瑜倒是有些不太平靜了。

    此時,蘇宅的客廳內,風凌澈正泡了杯茶坐在沙發里看著科學雜志,這會兒,樓上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緊接著又是一陣手忙腳亂的翻找東西的聲音。

    風凌澈蹙了蹙眉,也下意識的抬頭望樓上看了去。

    這會兒,蘇瑜的聲音忽然從樓上傳了下來——

    “風教授,你看到了我之前放在梳妝臺上的那塊懷表了嗎?”

    懷表?

    風凌澈腦海里閃過了那懷表的模樣……

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早被他拿走了,不就是當初她上軍校那會兒,那什么老師給她送的嗎?

    還跟那個什么劉義帆的,是一對!

    上個月去軍區的時候,碰到劉義帆,那個人還炫耀了一陣子,回來他就直接把那表收起來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!有多少人當初嫁給了自己不喜歡的人?是不是哭了?有個朋友嫁人了,出嫁的前兩天,跟我一起出來喝酒的時候,她哭了,她說她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決定跟她先生結婚,她先生很愛她,他們是十幾年的同學了……

    明天見!
赌骰子怎么样不会输